老屋往事

作者:admin┆ 时间:2016-11-16 ┆ 来源: 清风散文网

时光如流水,倒映在吴家老宅里那口古井里的月亮,不知又圆了几回。随着轰轰轰烈烈破四旧运动,老街沐浴在红色的海洋里,铲除了刻在房梁、木柱、窗櫺上的飞禽走兽,磨平了砖雕石刻上的才子佳人。街市店铺门楣上的精美雕刻都被利刀铲平了,露出白森森的木头。一座座古牌坊一夜间消失于无形,只残留下一堆堆断裂的石柱和无头的石狮。

老宅里破四旧,首当其冲的当然是那块一百多年前嘉庆皇帝御赐的“钦差大臣”的匾额。利斧下那位钦差大人的辉煌刹时间零落成几块碎片,上好的木材,已经风干了一百多年,左邻右舍一家捡几块回去烧炉子,省了几日的柴禾钱。最可惜的还是五子那几套连环画,也被破四旧了。《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这些连环画我早就垂涎欲滴,极想得到。看到一本本绘着精美图画的小人书被付之一炬,我比五子的心情还要沮丧。幸好他借给我的两本《聊斋志异》,放在我家破衣服里,逃过了火焚之苦。自然而然也就成了我的珍贵藏书。

老街陋巷都沐浴在红色的海洋里,铲除了四旧的花花草草,到处响着嘹亮的战斗口号。最热闹有趣的事情是集体跳忠字舞,在高吭的革命歌曲声中,男女老幼在大院子里,虔诚地翩翩起舞,“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雨露滋润禾苗壮…”。能参加跳集体舞的都是成份好的革命群众,吴家老宅的房东是地主成份,没有参加跳忠字舞的资格,只能戴着白袖章站在街边上向革命群众低头认罪。

每天左邻右舍的居民多要聚集起来,在吴家老宅的花厅里早请示晚汇报,集体跳忠字舞表忠心,能够参加跳忠字舞,表明自己是革命派的一员,所以特别荣幸,个个欣喜若狂。隔壁王老太,那时快六十岁了,每当跳忠字舞的时候,她也置身其间,解下身上的黑围裙,扔在一边。扭着腰挪动一双三寸金莲大的小脚,邯郸学步似的跟着跳起舞。几个邻家孩子也手舞足蹈地参与其中。人们高唱:“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同样的歌声、同样的舞姿、同样高涨的革命热情,像澎湃的浪潮在小院里回荡。

老宅里住着一对小夫妻,刚结婚不久,还没有孩子,平时小日子过得和和美美,相敬如宾。他们是两个不同单位的职工,都参加了本单位的革命造反组织,丈夫的单位属于第一司令部,妻子的单位属于第二司令部。自从他们参加了革命组织,因派别之分,俩人的观点自然不同,不再像以前那样和睦相处了,回家常常为观点吵架。谁都不服输,吵得不可开交时,两人还大打出手。

有一次两人下班回到家,为第一司令部夺权的事,又争吵起来,一会儿就听见他家的锅碗瓢盆乒乒乓乓的响起来。后来只听哐的一声,桌上一个篾壳水瓶被丈夫扔到地上,水瓶摔得粉碎,滚烫的开水流了一地,幸好没烫着人。我们几个小孩在躲在窗子外面,踮着脚向里张望。夫妻二人面面相觑没了声音!也许是心疼那个摔碎的热水瓶,又得花钱去买新的。短暂的沉默之后,妻子又嚎啕大哭起来,嘴里不停地数落:“好哇,有本事摔东西了,不愿在一起过,我走!”拿起一个拎包装了几件衣服,摔门而去,惊愕的丈夫不知所措,呆愣愣地站在那里。

五子的连环画被全部破四旧了,有好几天没有听见他吹箫了,估计他是不敢再吹带着资产阶级情调的靡靡之音,连那支箫也深藏不露,不见了踪影。暑假不用摆书摊子,我们就爬树摘桑葚,在小巷里滚铁环打螺陀,夜晚在后院墙边逮蛐蛐。

上一篇:原创散文,人品与人性
下一篇:没有了

http://seo.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