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忧伤

作者:admin┆ 时间:2017-02-13 ┆ 来源: 清风散文网

看着母亲手托本是白色今日却沾满血渍的绷带缠裹的那只伤手,听着母亲满含亲情并夹带哽咽的唠叨,小刘看着母亲,再看看自己受伤的手,眼里不由得涌出了泪花,是苦、是难、是委屈,他自己也说不清,或许都有吧!

由于今年入冬一直都没有降雪,流行性感冒在整个季节都呈现出高发时态。小刘刚满一周岁的小女儿也没能躲的过去,前些日子,孩子咳的太厉害,到省儿童医院进行治疗,院好住,可是这钱对于小夫妻却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虽然自己在市里开着一辆出租车过生活,应当是收益不错,但是由于要交房贷又要养家,这样一算,每月的生活剩余就又变得捉襟见肘,当时女儿住院压的大几千元,说句不好听的,还是女儿满月时,外公外婆给的长命锁钱,后来医院又催促压款,小两口真的没办法了,便寻了父母借钱,让人意外的是,父母竟然一口回绝了,要他们小夫妻自己想办法,小两口刚接触社会不久,哪来的办法啊!只得再向岳父求救,岳父岳母听后,二话没说拿出了3000元,给他们应了急,孩子也得到了及时治疗,很快康复出院。因为这事小两口没少拌嘴,妻子怪做爷爷奶奶的太过分,平时不管孩子不心疼也就罢了,现在孩子得病还见死不救,太不应该!还有就是,小刘夫妻向父母借钱是因为他们手中还借着小刘夫妻上万元,这些钱给孩子拿出来看病不应该吗?妻子与小刘生气,逼着小刘向父母要这笔钱,小刘也知道妻子的脾气太拧一生气就是少则三五天水米不进,多则数日柴米停羹,惹不起更骂不得。小刘又能怎么样呢?他想父母可能有自己的难处吧。在强势的父母面前,小刘更是不敢多言,只怕被说成没出息,管不了媳妇,过不好家。小刘一个月以来就这样受着夹板气,自觉窝窝囊囊的生活着。

事情就是这样赶趁着,这几天气温又骤然下降,再加上女儿本就抵抗力低,小女儿又一次住院了,还好钱虽不少,但有岳母在场,钱倒是没成了问题,不过小刘父母虽然知道了孩子的病情,但是,还有没有提出钱的事,也就是这个节骨眼上,住在乡下的小刘母亲说要来市里与他们住在一起,以便照顾孙女,妻子心中本已经很气愤了,听说这个消息以后,就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变得更加焦躁难耐了,说什么也不同意,小刘好话说尽,就是做不通妻子的工作,只得告诉母亲,让她在老家先待一段时间,也不知为什么,这做母亲的就是想不通,把事情告诉了小刘在外工作的父亲,习惯强势的父亲怎能容忍这些?来电话就将小刘一通臭骂,接完电话的小刘越想越恨,可又能有什么办法呢,上有理,下无措,感情只有咱爷们儿不占理儿呗?出车回来的小刘便去了一家小酒馆,借酒消愁,常言道:借酒消愁愁更愁,喝了个烂醉自不必说。因为孩子住院心烦的妻子见状更是没有好言语,怪他喝酒太多,深感憋屈的的小刘实在忍无可忍,一怒之下手臂一挥,向衣柜上的玻璃砸去,顿时鲜血溅的满屋都是。

可是这些小刘能对母亲讲吗?能对母亲说吗?望着将自己养育成人的年迈的母亲,怎又愿意为她多添忧烦啊!只怨自己无能,这夹板气的日子真心不好熬啊!

小刘看着母亲,再望望自己受伤的手,无奈的出着长气,叹息着……

上一篇:《悠悠故乡情》
下一篇:没有了

http://seo.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