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短篇美文 > 短文短篇 > 正文

乌龟年华通缉令

栗只的空间作者:栗只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7-10-06 14:25 阅读:96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我校七八班学生因违反本校的校纪,强烈抵抗学校的管理,故学校领导一律通过返还他们自由,让他们在青春里肆意成长。)
看到学校公告栏上如此醒目的布告,有不少学生对这个全校闻名的差班表示一点点的羡慕,当然只不过是一点点而已,更多的是敬而远之和一些同情。毕竟,被学校放弃,对于他们来说,是想都不敢想的一件事啊。
“路瑶!学校也太欺人太甚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夏千澄把从公告栏上撕下来的公告拍到路瑶的桌子上,差生又怎么样,差生就不能得到学校的尊重和心里保护吗?
路瑶看完布告后,肺简直都要气炸了。“我们昨天明明说的就是事实,这学校也太能颠倒是非了吧!”
“就是啊。”
“什么什么?”身为夏千澄同桌的季风实在是受不了她们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的愤慨言论,好奇的把头挤了过来,看完之后,本来八卦心满满的热情也瞬间冷却了下来。
季风叹了口气,偏过头看向路瑶,对于学校的这等举措表示失望,他实在是没想到,这大名鼎鼎的S中竟然这样公开伤害学生的自尊心。但是,学校的事情不是他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可以妄谈的。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坐以待毙吗?”
路瑶无可奈何地闭上了眼睛,叹了一口气。“等下课的时候再说吧。”
栀子花的歌里,唱着无尽的哀伤。
星期三的早晨刚开始,就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给破坏了。

上课铃声响起,所有人都认命地从书包里掏出课本,等着老师的到来。
约莫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别说老师了,就连个影子都没看见。夏千澄扭过头来看了一眼路瑶,路瑶摇了摇头,表示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我去!这老师不会不来了吧!”最先沉不住气的是陈飞扬,他是路瑶的同桌,陈非羽的表弟,两人都出生于豪门世家。他们最不缺的就是钱,气质非凡,脑瓜子也好使的很,让人疑惑不解的是这样的两个人偏偏待在了七八班这样一个臭名昭著的差班里。
“就是啊,搞什么啊。”“不上才好,来来来,玩牌玩牌。”“老师不会出车祸了吧?”“老师怀孕了?”教室里顿时乱成了一锅粥,大家七嘴八舌的推测着老师不来的原因,因为他们的教室在12楼,是我一个很早就不曾使用的教师办公室里,声音即使再大也不会影响到其他班级学生的上课。
路瑶看了一眼依然静静坐在位置上看着手中课本的陈非羽,腰板挺得依旧笔直,好像周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这样的女孩子她路瑶很欣赏,优雅稳重,做起事来有一种很让人放心的感觉。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太沉默了,她的圈子里除了她还有陈飞扬好像就没有其他东西了,很难融入到七八班这个热闹的大家庭里。
“那个,路瑶啊,你要不要先去找一下年级主任啊。”夏千澄扭过头来,看着如此混乱的局面,好心地建议了一下。路瑶身为七八班的班长,在老师没来的时候,应该是要管理班级纪律的。但按照现在这个局面来看,还是算了吧。
一直在玩手机足球游戏的陈飞扬听了这话抬起了头,不满地嘟起了嘴,“找什么啊,老师不来对这个社会还做出贡献了,别费力气了。”
夏千澄瞪了陈飞扬一眼,这个吊儿郎当的家伙,怎么总是和她对着干?“路瑶,我觉得你还是去找找吧。”在夏千澄和陈飞扬两人话语中火药味蔓延的时候,路瑶很理智地选择认真思考一下。
转了转眼珠,路瑶最终还是偏向了夏千澄。
“为什么?”陈飞扬不可思议的叫了出来,怎么可能是他败了?
路瑶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难道你想罚抄西游记吗?”陈飞扬也知道他没考虑到这点,自知理亏,低下头继续玩起了手机。
“对了,千澄,你一会把布告让大家看看吧。”走出门前,路瑶突然想起布告的事来了,心中也将老师没来的原因给猜了个大概。但,她还是希望,这只是个意外。
夏千澄调皮的冲她眨了眨眼。
希望栀子花,还像当初一样绽放。

从年级主任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路瑶的脸黑的不能再黑了。耳边一直回荡着年级主任的那句“脑子不开窍的乌龟就不要再浪费好的资源”,一瞬间委屈和失望全部堵在了喉咙眼上,想发泄却发泄不出来。
她真的没想到年级主任会说的这样直白,这样的伤人,也没想到办学主旨为“平等对待每一名学生”的S中真的要放弃他们了。对于学校来说,放弃差生何不是一件好事,可对于一个学生来说,这是一个毁了一个人一生前途的打击。
路瑶现在每走一步都觉得十分沉重,在七八班这个集体里,她身为班长非常清楚每个人都是什么性格。他们不笨,只是先天对于知识无法理解,再加上后天各种压力的打击,他们对于学习才会越来越放弃。但是,从内心里对于学习的一点点热情,路瑶还是能感受到的。
被学校放弃,等于自己的前程就是一片渺茫,大家一定都很伤心吧。
想到这儿,路瑶觉得自己无法呼吸了,她要将这个沉重的消息告诉大家,她是个罪人,是一个万恶不赦的大坏蛋。她的脑海里像装了复读机一样不断重复着年级主任的那句话,让她心头的罪恶感越来越重,越来越强烈。
路瑶闭上了眼睛,她没有勇气回到七八班面对大家。于是,路瑶步上了天台。
“班长怎么还没回来?”在下课铃声都响起了之后,教室里的人都察觉到了不对劲。
夏千澄的心整个都悬了起来,时不时地朝门口的方向看去。陈飞扬也放下了手中的手机,心猛地一沉,玩世不恭的表情也收了起来。“走,我们去找主任!”
“好!”全班响应,紧随在陈飞扬的身后。七八班的全体成员就这样浩浩荡荡地走向了年级主任办公室....
栀子花什么也不做,只是静静地开着。

看到陈飞扬带头闯进办公室,年级主任不悦地放下手中的文件,吼道:“你们来干嘛?”
“老师,路瑶找你之后就没有回来,您知道她去哪了吗?”陈飞扬刚想怒怼,反正他家有钱,大不了不上这破学校了,刚想开口,站在他身后的夏千澄拉住了他,示意他不要冲动。
年级主任冷笑一声,“我又不是她,我怎么知道?还有,你们从今以后都不属于学校管理,什么破烂事都不要来麻烦我。”
“为什么?”夏千澄失声叫了起来。
“你们都是一群脑子不开窍的乌龟,是社会抛弃的垃圾,何必再浪费学校资源呢?”
年级主任的话像利刃一样刺进每个人的心里,痛的让人无法呼吸。
办公室的气氛沉寂的可怕,能清楚地听到每个人的呼吸声,以及,骨骼快要被捏碎的声音。
“走!找路瑶去!”陈飞扬抑制住想要掐死他的冲动,因为理智告诉他现在找到路瑶才是首要关键。走出办公室前,所有人都狠狠地瞪了年级主任一眼。
“路瑶!路瑶!”一时间,这个声音在校园里响起了无数遍。
夏千澄焦急地环视着校园,路瑶,你可不能有事!
“嘿!快看!那是不是班长!”季风注意到了楼上一抹白色身影,直到走近那抹娇小的身影才逐渐清晰起来,他能很确定,那就是班长!
“没错,就是班长!”下一秒,所有人像泉水般涌向天台入口处。
其实路瑶上来也没想干嘛,她只是想来吹吹风,一个人来哭一场,她不愿让大家看到她的脆弱。但看到夏千澄那张焦急地脸时,路瑶的眼泪终究是抑制不住,全部爆发了出来。
“路瑶!你知道我们大家有多担心你吗?”陈飞扬怒视着路瑶,眼里像是要喷出火来一般。
“对不起,不想把痛苦加到你们身上。”
“可你这样只会让我们更痛苦啊!”
“对不起....”路瑶的声音逐渐颤抖,她只是不想让大家伤心,却偏偏又让大家担心了。
“瑶瑶,以后让大家来陪你一起承担难过,不要总是一个人扛着,这样只会让我们更心疼。”夏千澄用眼神阻止了陈飞扬接下来的怒气,温柔地将路瑶的头埋入她的怀抱,像哄小孩子一般的语调安慰着她。
“对啊,班长,你还有七八班呢!”季风也拍了拍路瑶的肩膀,笑嘻嘻地说。
“对啊对啊。”其他人也纷纷附和,路瑶发誓,从来没有那样一刻,让她感动。她突然觉得,她真的很幸福生活在这样一个美好的大家庭里。
“对不起大家,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路瑶吸了一口气,深深地鞠了一躬。
“没关系啊,班长。”七八班全体成员的声音从来没有今天这样齐,或许,正是因为今天的事件,他们更意识的到他们是一个整体了。
“好了好了,站天台上不冷吗,我们回教室吧。”路瑶笑了笑,摆了摆手,招呼大家回教室。
“好嘞!”
栀子花从此不只有白色。

从那以后,陈飞扬这个聪明家伙就正式任命为七八班的老师,很多同学都是只擅长一项科目而被其他不擅长的科目给落了分,路瑶决定就让他们来教大家自己擅长的科目。这样大家都互相学习,共同进步,还可以锻炼自己并且将自己的兴趣逐渐变为爱好。七八班的学习氛围从来没有像这样浓厚过。
就这样在忙忙碌碌和欢声笑语中度过了一个月,七八班迎来了第三次月考。
考试放榜了,这次学校成绩整体出奇的好,但是学校的所有老师都并不是很开心。因为有一个班,考试成绩好的出人意料,让人无法相信。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朗朗的读书声从七八班的教室里传出,阳光柔柔的洒在桌面上,麻雀在窗外的栀子花树上跳跃,这样的画面,格外地和谐。很快,树上的麻雀被惊动,扑腾一下翅膀飞走了。
“七八班,全体成员,都给我出来!”
年级主任的声音在教室里响起,像一把利刃,划破了这和谐的一幕。路瑶看看夏千澄,夏千澄则是一脸懵逼的看着她。好吧,这娃是指望不上了!尽管读的正尽兴突然被打断是一件令人很不爽的事情,但毕竟是老师打断的嘛,所有人还是乖乖地站了起来朝门外走去。
七八班的所有人随着年纪主任来到了操场,竟发现七年级所有班级都在,而年级主任把他们引导的方向不是操场的空地上,而是,操场正中央的演讲台!
“七八班的班长是谁?”
“我!”尽管非常疑惑不解,路瑶还是站了出去。
“很好!”年级主任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你们这次月考,是不是作弊了?”
“没有啊。”路瑶还是非常茫然。
“那你们怎么会从倒数第一变成正数第六?”
“什么!”不只是七八班的学生震惊了,台下其他班的学生也全部都震惊了,路瑶的嘴巴更是夸张的能装下一个鸡蛋。
“你说,你们这不是作弊又是什么?”
“可,老师,证据呢?”路瑶反问。
这下年级主任说不出话来了,但过一会儿,他又抬起头,嘴角挂着的依然是那一抹一如既往的狡阴险笑容。“你们八班的所有人都是乌龟,怎么可能比得上我们学校如此优秀的兔子,你们作弊,还撒谎,是可耻的!你们这样的败类,还不如早点退学,不要再待在S中污染空气了!”
年级的话语恶毒的像一条毒蛇缠绕着她的全身,吞噬着她的心灵,她气的浑身发抖,想开口却又说不出话来,乌龟又怎么了?乌龟难道注定赶不上兔子,注定要被世界抛弃吗?那些付出的努力和汗水在年级主任的话中变得一文不值,那些身为最后底线的尊严被狠狠地丢下,提醒着她那些所有的辛苦都是一场梦。
不只是路瑶,其他人也纷纷红了眼眶,夏千澄气的连站到站不住了,还好她身后的季风扶住了她才没有让她摔倒。陈飞扬攥紧了拳头,他现在恨不得,现在就上去把这个一句句讽刺他们的矮小的中年男人给打倒!
空气中隐隐有了火药味,还搀着一丝丝的悲伤。直到,一个清灵的声音的响起。
“老师,这话您说的就不对了吧,您没有证据就这样红口白牙地污蔑我们作了弊,我们完全可以根据您的行为起诉您诽谤罪,再加上贵校尊崇着“‘平等对待每一位’学生的宗旨却放弃了我们七八班我们也有理由起诉贵校欺骗罪。您在言行上出口伤害我们,对我们的心灵造成了巨大伤害,我们也有理由可以起诉您。光凭这几条,我想老师得和我们打不少官司吧。”陈非羽抱胸优雅的站在原地,眼神波澜不惊却让人感到一种威慑力,那一刻,她的身上好像放射出了万道金光,让人移不开眼。
果然,此言一出,年级主任的脸瞬间就白了。
“乌龟又怎么了?它会跑,会思考,会行动,有哪一点比不上别人?世界上还存在着龟兔赛跑的故事呢,兔子一旦粗心大意就可能会变成下一个乌龟,乌龟一旦奋起直追也可能会变成下一个兔子。所以,乌龟永远都不比别人差!”
“说得好啊,好啊。”红色的幕布后走出一个棕色的人影,所有人眼睛一亮,无限欣喜。
“校长?”
惊喜,总是和栀子花在一起。

后来的事,路瑶都知道了。原来是学校开展“乌龟青春逆袭计划”的秘密活动,他们七八班,是第一个试验品。
路瑶永远都不会忘记陈非羽的那句话,“乌龟,永远都不比别人差!”这使她在奋斗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当然,罪魁祸首还是年级主任。没办法,谁让他欺骗他们感情那么久呢。
“怎么样,我们的小班长,你主任我演技不错吧!”路瑶在心底白了他一眼。三年两头的往七八班来“负荆请罪”的年级主任,还是很受七八班的成员欢迎的。
“嘿,路瑶,你知道吗?下一个试验品,就该四班了!”夏千澄扭过来到路遥的位置上,把刚刚打探到的消息告诉她。
路瑶淡淡地笑着,现在,他们八班已经正式跃为全年级第一,教室、老师什么的都变了,陈飞扬还像原来一样喜欢玩手机,陈非羽还像原来一样气质优雅,夏千澄还像原来一样爱笑爱闹,唯一不变的是七八班那份永不变质的团结。
窗外的栀子花还在迎风飘扬,幻化成一支美妙的歌。这歌,大概唱的就是他们青春最美的样子吧。

相关专题:年华 学校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乌龟年华通缉令的感言

    http://seo.vxiaotou.com